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您所在的位置:长布网>综合>我和我的祖国70年|浙江举重队:“举”多变创新,“重”初心如

我和我的祖国70年|浙江举重队:“举”多变创新,“重”初心如

时间:2019-12-01 19:57:43 浏览:3678 次
在2011年的世界举重锦标赛上,唐德尚获得男子69公斤级抓举和总成绩两项冠军。更令人欣喜的是,2016年,石智勇在里约奥运会上夺得69公斤级冠军,这枚时隔16年的奥运金牌,终于再现了省举重队当年的辉煌

浙江举重队成立于1958年。它于20世纪60年代末解散,并于1974年重建。2017年,荣获“全国体育系统先进集体”荣誉称号。迄今为止,该队已经培养出詹旭刚、石智勇的两名奥运冠军、王秀芬和德尚的七名世界冠军以及十多名国家冠军。

进入浙江体育学院重体馆大门前,你可以听到重铁落地的声音和运动员举起杠铃的短促吼声。在举重训练大厅里,有一面巨大的三维镜子,仿佛它提醒运动员,只有超越自己,他们才能面对更强的对手。

说到浙江举重,我想到了詹旭刚和石智勇的名字。这两位浙江运动员在奥运会上列出了自己的世界,甚至为中国举重注入了新的“浙江力量”。

今天,詹旭刚担任浙江体育学院党委副书记兼院长,石智勇也在努力为第二枚奥运金牌发起冲击。这里也有年轻一代的举重运动员努力工作,期待着在不久的将来站在世界锦标赛的舞台上。

1996年,将近40岁的省级举重队迎来了自己辉煌的时刻。在亚特兰大奥运会上,詹旭刚获得70公斤级冠军,并为省举重队赢得第一枚奥运金牌。

1998年,王秀芬获得世界举重锦标赛女子53公斤级三冠王,并两次打破世界纪录。2000年,詹旭刚在悉尼奥运会上获得77公斤级冠军,成为中国第一个连续两届奥运会获得冠军的举重运动员。

连续的荣誉极大地拓展了省级举重队的潜力。当每个人都期待它的时候,它的光线是暗淡的。2000年后,省级举重队很少在重大比赛中获得奖牌,甚至在2005年全运会上也没有输过。

当举重队陷入困惑的低谷时,离开赛场的詹旭刚带着他狂热的举重理想来到了管理层。也许是因为他目睹了举重队从高峰到低谷的过程,他对这个问题了解得更多,所以他带领省举重队重新确立了自己的目标,改进了队伍建设,并为几支教练队形成了竞争机制。这些变化给举重队带来了新的面貌。

坚定的第一颗心激发巨大的能量。在2011年世界举重锦标赛上,邓德尚赢得了男子69公斤级抓举和总抓举冠军。更令人欣慰的是,2016年,石智勇在里约奥运会上获得了69公斤级金牌。经过16年的时间,这枚奥运金牌终于重现了省级举重队的辉煌。

这是举重队在长时间沉默后发出的响亮声音,也是举重队继续前进的动力支持。不久前,在2019年世界举重锦标赛上,石智勇以绝对优势获得了73公斤级三级冠军,打破了她保持的两项纪录。冯吕东还获得了67公斤级抓举冠军。

高峰和低谷都是短暂而珍贵的。举重队解释说,“等待时做出改变比在余辉中逗留要好”。

目前,省举重队有40多名运动员在训练,其中男4名,女2名。女子一队教练钱海荣表示:“日常训练活动主要包括高抓地力、高转身、宽速度拉、窄速度拉、力量推等。除了在场馆使用训练设备外,还需要户外有氧运动。”

在举重比赛中,输赢只是一瞬间,普通人很难想象这一刻会有什么样的努力。日复一日的训练既漫长又累人。然而,在球员的心目中,如果你能取得成功的突破,一次又一次的努力是值得的。

这里,最年轻的运动员杨洋今年只有15岁。她刚到省队一年。她经常用她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她的前辈。她说她的偶像是朱婷,她希望有一天能站在最大的运动场上为她的国家赢得荣誉。刘星宇,一个比她大6岁的哥哥,已经在这里训练了5年,获得了77公斤级的省级运动会冠军,但是她没有逃脱伤病的折磨。

这是许多梦想诞生的地方,也隐藏着许多未知的痛苦。

来自女子第一组的彭丽娜是该队的“未来之星”。她曾获得2017年90公斤级世界青少年举重锦标赛和2018年87公斤级全国女子举重锦标赛冠军。她生于1999年,通过这两个奖项展示了她无限的可能性。2013年,年仅14岁的彭丽娜进入省举重队开始训练。为了尽快达到目标,她增加了体重,导致腰部受伤。栗鹏娜告诉记者,受伤训练的日子非常艰难,心理压力也很大。"每当我输掉比赛并让人们失望时,我心里都会感到很不舒服。"

彭丽娜意识到只有她自己才能摆脱困境。她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试图调整自己的精神状态,并积极配合治疗。最后,一切开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她平时训练非常刻苦,总是最后一个离开体育场。"钱海荣评论道。彭丽娜留着看起来像男孩的短发。她不需要教练每天的监督。她会有意识地完成训练任务。训练结束后,钱海荣会给她按摩半个小时,放松肌肉。

事实上,彭丽娜喜欢笑。即使她的牙齿还戴着牙套,她也无法阻止嘴角上扬。记者们来到她的宿舍,床上放着一个枕头,上面有彭丽娜本人的照片,她正咧着嘴笑。"我喜欢休息时看书,偶尔也会看几部电视剧。"回到宿舍的彭丽娜更加活泼,与她在训练大厅里的严肃态度大不相同。

省队的训练非常密集,每年回家的时间只有春节前后两三天和几天的探亲假。彭丽娜坦率地说,家人的关心是她努力的动力。

今天的举重队拥有非常专业和成熟的训练机制和团队支持,这是经过多次变革后逐渐形成的。钱海荣在举重队已经有10多年了。他感觉到的最大变化是,近年来,运动员的伤势得到了越来越好的控制。他在医疗和科学研究方面取得了很大进步。同时,他的训练方法更加科学合理。

"奥运会冠军不仅是个人的奋斗,也是整个团队的保护."重型运动系主任李越回忆说,詹旭刚被选中后,就一直和他一起训练史志勇。为了更好地为里约奥运会做准备,詹旭刚在宁波训练期间为他配备了专业的医疗、康复和科研团队。这支球队现在跟随史智勇进入了国家队。因此,这种新的团队保障模式在举重队中得以延续。

在重竞技部门,大多数项目都是竞争性的,而举重是个人之间的竞赛。"对于举重来说,科学研究是一个特殊的领域,数据分析非常重要."李越解释说,举重比赛是数字之间的比赛,所以依靠专业的科研团队来准确分析和测试数据是获胜的关键。同时,举重作为一种力量项目,非常消耗运动员的身体机能。突破极限和挑战不是必须的,受伤已经成为常态。因此,医疗保障团队也尤为重要。团队整合的力量为运动员建立了最强有力的后盾。有了这种支持,运动员们将能够在比赛场上充分展现世界。

随着安保队伍的不断完善,举重队的选拔方法和手段也不断丰富和科学。“举重过去给人的印象是很难也很累。在这个省很难挑选运动员,运动员只能从其他地方进口。但现在,随着举重项目在各省市的日益普及,举重精神得到了更广泛、更真实的传达,越来越多的本土人才涌现出来。”李越告诉记者,举重运动员很脆弱,在专业队伍的保护下,其他困难正在逐步克服。

举重队一路上在各方面不断进步,但其“为祖国争光”的初衷从未动摇。两个奥运冠军、七个世界冠军和十多个国家冠军将在未来诞生。浙江举重队能够经受住荣耀甚至低谷。在竞争舞台上,输赢只是短暂的一刻。只有保留最初的心脏,它才能持续很长时间。

制片人:唐·弘毅

体育新闻记者:苏世哲

pk10注册送38 500彩票 特区彩票网 海上皇宫 北京十一选五投注

小岛终于做完了!《死亡搁浅》已正式完工并进厂压盘

小岛终于做完了!《死亡搁浅》已正式完工并进厂压盘

今天小岛工作室官方twitter正式宣布——《死亡搁浅》现已正式完工并进厂压盘了!“小岛工作室”全体工作人员一起拉起横幅出镜庆贺,小岛秀夫也晒出了本作的ps4实体盘,现在玩家们只需耐心等待11月8日《[详细]

卖玻尿酸一年13亿 毛利率堪比茅台 这家公司要成科创医美第一

卖玻尿酸一年13亿 毛利率堪比茅台 这家公司要成科创医美第一

继2019年8月27日成功通过科创板上市申请后,近日,华熙生物向证监会提交了上市注册申请。这意味着被誉为“科创板医美第一股”的华熙生物又向科创板近了一步。2017年11月1日,华熙生物退市完成,撤销其[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