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您所在的位置:长布网>财经>上海不出BAT?

上海不出BAT?

时间:2019-11-08 11:14:14 浏览:4079 次
十年之前,上海主要领导发出遗憾之问:“我们为什么没能留住马云?”“上海不出bat”一说可以休矣,外界现在反之更关心一个问题:在中国互联网困于格局既定之时,上海半程发力、后来居上,其中隐藏着哪些被忽略的

永远不要忘记,会有回声。

8月29日,上海主办了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马云和马斯克在舞台上谈论了人工智能。

十年前,上海主要领导人遗憾地问道:“我们为什么不留住马云?”这个结引发了对上海创新能力、城市文化和个性的全面反思。

十年后,上海将建一个鸟巢来吸引人才并留住马斯克。上海历史上最大的国外制造项目特斯拉超级工厂(Tesla Super Factory)将于年底在临港地区投产,年产50万辆纯电动汽车。

特斯拉的科技制造水平只是观察的一个维度,而互联网巨头的崛起是上海新经济的另一个光源。

近日,上海本地的电子商务平台多多已经超过了老牌互联网巨头百度,市值超过400亿美元。其市值在中国排名第五,仅次于阿里巴巴、腾讯控股、美团电平和京东商城。

上海不仅付出了很多努力,还借助《小红书》、《易图科技》和《趣味头条》等新的互联网播放器,将中国最大的经济城市带到了互联网上的最高纪录。

当然,这是残酷的产业光环对城市评价的投射,打破了人们对上海“互联网沙漠”的固有认知,为上海的产业结构开辟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上海不能生产蝙蝠”的说法可以驳回。外界现在更关心一个问题:当中国的互联网陷入固定模式时,上海正在半途而废,从后面回来。隐藏在其中的被忽视的工业秘密是什么?

命运之战

2013年深秋,一家新兴风险投资基金决定避开拥挤的北京,重新发现上海的互联网企业家。

在黄浦江边举行的名为“在上海重新发现互联网”的闭门晚宴上,原本计划只有60人出席,但在企业家们口碑相传后,近200名大大小小的首席执行官蜂拥而至。该机构的合作伙伴后来哀叹称,上海的企业家“屏住呼吸”。

一年后,争取外卖补贴的斗争开始了。来自上海的年轻人张徐浩饿了,开始反对美国在北京的外卖。

外卖和推出是“又脏又累”的行业。以前,普遍的感觉是上海很精致,擅长资本运作,不擅长这种以土为体,以泥为脚的街头打斗。

饥饿更像是来自上海的信号。他们可能厌倦了“互联网沙漠”的标签,渴望打破早期发展的命运。

1999年是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开始。它与英美烟草同时诞生,英美烟草将在未来主导市场。上海出现了三个互联网先锋:盛大、易趣和携程。

盛大是第一个提出建立在线迪士尼的公司,它广泛分布在游戏、在线文学、娱乐等领域。该公司不仅是第一家从游戏中获利的互联网公司,而且一度成为中国市场价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盛大创始人陈天桥曾被评为中国最年轻的首富,身价近100亿元。

与盛大当年的业务布局和目前互联网巨头的热门领域相比,盛大的确在这条轨道上下注,但却走上了增长之路。在未能转变成娱乐业后,盛大退出了互联网战场。

易趣是第一个将c2c电子商务引入中国的公司。当注册用户达到400万时,淘宝才刚刚起步。一些评论人士表示,如果易趣没有把自己卖给外资机构,中国的电子商务模式可能不会像今天这样。

携程网专注于商务旅行服务,是三家公司中最成功的,但目前面临美团等平台公司的挑战。

携程和美团曾经被认为是两条发展道路之间的竞争。携程一直坚持以商务旅游服务为核心的产业链上下游布局。美国飞行任务使其扩展多样化,以满足其用户的需求。

影响企业发展道路的因素很多,外人很难判断。从结果来看,美团的市值是携程的三倍,现在是中国互联网第二梯队的领头羊。

互联网先锋的命运给上海蒙上了阴影。从那以后,上海互联网公司在模式创新方面取得了不断的突破,但它不再能够跻身于巨头之列。

一方面,互联网行业进入了一个强势和稳定的时期,使得新进入者越来越难以在弯道超车。另一方面,随着巨人之间竞争的加剧和资本的深入,并购整合成为巨人消除竞争、减少损失的最佳选择。

盛大,易趣的失败相当于蝙蝠的崛起。

这背后是一场争夺资金、人才、系统和其他资源的地区性斗争。北京、深圳和杭州已经发展成为中国互联网的三大高峰。上海互联网公司的持续并购是这场战斗的附带效应。

在公众意见被北京的这家美国集团合并后,这家美国集团占据了主导地位。饥饿的姚明被杭州阿里抓住,并与口碑相结合,现在已经成为阿里新零售战略中的一枚棋子。除此之外,还有一号店、Tudou.com、安居克等。上海笼罩着为他人制作婚纱的宿命论阴影。

然而,如果你站在上海海滩的顶端向外看,饥饿人群的出现和公众的评论已经悄悄地发出了风声。

重建“土壤”

在中国互联网的前半部分,“蝙蝠与否”更多的是面子问题。上海之所以安静,是因为长期以来,大量的外资和总部一直是上海的一线。

1999年,中国的互联网刚刚起步,第二年就遭遇了全球泡沫破裂。一些今天很熟悉的公司,如腾讯和阿里,正在努力生存。经过三年的沉默,这个婴儿巨人得到了由移动运营商发起的“移动梦想网络”的喘息机会。

当时,上海的产业政策侧重于“总部经济”。

2002年,上海“总部经济”试点项目得到商务部的正式支持,确定了两批16家跨国公司地区总部。2004年,批准了86个跨国公司区域总部。

根据上海经济研究2005年发表的学术论文《跨国公司区域总部生命周期研究》(Life Cycle Study of Regional Corporates)中引用的数据,上海已经成为中国“总部经济”项目最集中、增长最快的城市。

当时,以马云为代表的互联网精神仍然是经济基础中的浮萍之根,这显然无法与“高富帅”的跨国公司相提并论。

城市经济发展中存在着新旧矛盾。新兴产业经常在新城市出现并蓬勃发展。然而,随着新兴产业逐渐成熟,从创新型产业向资本和人才密集型产业转变,此时,具有资本、技术、人才和文化优势的传统商业城市将会成为新的经济中心。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也遵循同样的道路。作为一个新兴产业,互联网曾经从头开始。然而,当互联网的影响超越信息产业本身,成为推动城市和产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引擎时,此时互联网已经成为一个需要高投入、多人才、深层次细节的产业。

因此,真正的机遇出现在上海,它来自“总部经济”。上海从未缺少资金和人才。互联网行业的“大投入高产出”是它最喜欢的节奏。政府官员非常清楚这一点,只需要在上海已经成熟的商业土壤上添加一些适合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元素”。

在企业家座谈会上,上海主要领导人向与会科技巨头的领导人承诺,“上海将更加努力创造最佳发展环境,提供更加周到的服务,创造更好的生态环境,充分激发各市场参与者的活力和创造力...构建公平竞争的制度环境,创新服务模式和监管方式,推动新兴业态和主导产业蓬勃发展。”

独立政府官员的这一声明意味着,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产业正得到上海“总部工程”的大力政策支持。

建一个鸟巢来吸引凤凰

当城市的工业指挥棒转动时,过去积累的资源价值将被放大。上海将建一个鸟巢来吸引更多的互联网人才。

马斯克在上海登陆特斯拉超级工厂就是一个例子。目前,已落户上海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公司包括威来汽车和马薇汽车。别忘了,SAIC,2018年世界500强中的第39位“行业领袖”,在这个国家长大,正在燃油汽车对新能源战场产生影响。

当威来的首席执行官李斌创立威来时,他的第一选择是将公司总部设在上海。他给出的理由是,“上海的气质非常适合制造价值几十万元的高端汽车。”

所谓的上海气质不仅仅是一个抽象的城市形象,还包括一些具体的内容,如市场容量,如消费活力,以及长三角地区完整的汽车配套产业链。

李斌代表着一种集体选择。谷歌回归后,创造了很多东西的黄征、从斯坦福回来创作《小红书》的毛·文超和在北京辛勤工作多年的蜻蜓调频的联合创始人杨廷皓都在上海创业。

目前,上海已引进11万多名海外创新创业人才,并连续六次荣获“外国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国城市”称号。此外,上海还有许多著名的地方大学。复旦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正在不断派遣新的部队来充实上海互联网产业的人才库。

此外,上海互联网行业过去的发展并没有造就巨人,而是为这座城市建立了一支宝贵的人才队伍。盛大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后,其当年的财富创造效应继续吸引高质量的企业家进入游戏行业。

2018年发布的《上海游戏产业发展报告》(Shanghai Game Industry Development Report)显示,截至2017年,上海获得许可的网络游戏运营商数量达到1670家,同比增长60.9%。中国注册网络游戏运营商的数量为8823家,上海注册网络游戏运营商的数量占全国的18.9%。

内在人才梯队与互联网创新之间有着奇妙的联系。据上海经济信息委员会(Shanghai Economic and Information Commission)2019年7月公布的数据显示,三分之一的人工智能人才聚集在上海,上海在计算机视觉、语音和语义识别、脑和智能工程等领域拥有强大的话语权。

这些奇妙的联系经常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

2015年,黄征选择在上海建立一个新的电子商务平台与其他人竞争。此时,无论是杭州的阿里巴巴还是北京的JD.com都没有意识到,利用上海的人工智能收集浪潮,这家不起眼的小公司将依靠“准确的推荐”在四年内成为世界电子商务的屋顶。

狼群的崛起

十多年后,上海的互联网行业又回到了公众关注的中心。

这不仅是因为马云和马斯克在上海谈论人工智能,也是因为在中秋节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多多的市值达到426.2亿美元,超过了同样在美国上市的百度。

截至9月20日,渡渡鸟的市值为402.41亿美元,比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京东还差50亿美元。

争取更多,成为上海互联网巨头崛起的观察窗口。很快,人们发现上海在中国100家最具市场价值的互联网公司中排名第19,仅次于北京,并悄悄地成为中国排名第二的城市。

有老巨人和新企业。

携程作为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公司之一,一直深入从事在线旅游服务领域,至今仍是该领域的领导者。最新财务报告显示,该公司第二季度营业收入达到87亿元,同比增长19%。营业利润13亿元,同比增长84%。

盛大文学与腾讯文学融合而成的阅读团队,专注于网络文学领域。它不仅是全国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也将中国特色的网络文学范畴塑造成一种与好莱坞电影、日本动画、韩国电视剧相比的“四大文化”现象。

目前,阅读平台上有770万作家和1120万作品,这不仅是中国重要的数字内容制作平台,也是文化帆船运动的一支新生力量。

近年来,上海出现了许多新的互联网玩家,包括有趣的头条新闻、饥饿的人,以及流行的视频网站,如beery mile和社区在线红色电子商务网站《小红书》。

从跨境电子商务开始,经过六年的发展,《小红书》已经成为一个集内容和电子商务于一体的社区电子商务平台。根据最新一轮融资估值,市值达到30亿美元。

人工智能是上海互联网行业的另一个亮点,如易图科技。

易图科技成立于2012年,专注于计算机视觉相关研究,被称为中国人工智能视觉识别市场的“四小龙”之一。它主要为智能安全、医疗、金融和其他场景提供解决方案。根据2018年7月的融资记录,易图科技的投资后估值为150亿元,已成为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企业。

制度竞争

除了硬实力,上海互联网的后半部分将聚焦于软实力,我们可以把软实力理解为制度优势和商业环境。

中国互联网产业取得与美国相同成功的原因在于其早期包容性和审慎的监管政策。毕竟,一项新技术需要的不仅仅是市场因素,如研发突破、运营和管理,以及从技术成熟到应用落地再到大规模应用的用户能力。

互联网等新经济产业总是有一个时间窗。如果一种产品比另一种产品上市晚三个月或更久,它将基本上失去追赶的可能性,特别是监管体系的保护。

例如,人工智能在医学领域的应用一直与现有的监管体系相冲突。传统医疗器械被批准一次,批量使用多次。人工智能医疗设备经常需要通过连续的机器学习进行迭代。如果每次迭代都需要重复审批过程,这显然限制了人工智能医疗设备的迭代和应用,也导致行政审批资源供应不足。

美国等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对人工智能医疗设备实施动态监管和预认证机制。通过对产品开发的不同阶段采用不同的监管策略,实现了产品审批效率和安全性之间的平衡。

“上半年和下半年”的概念也存在于对互联网创新的制度解释中。

上半年,互联网是一种“颠覆性创新”,它利用了现有系统的不完善性,并迅猛发展。然而,在下半年,规则意识变得更加重要。如何将破坏性创新的力量限制在审慎宽容的监管之下,是对治理规则体系的深刻考验。

从法律和经济的角度来看,今天的全球技术竞赛不再仅仅是产品创新。符合产业法律的监管规则和商业环境是影响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上海一直是机构竞争的领导者。

作为改革开放的高地,这座城市拥有中国最早、最大的自由贸易区,多年来在与外资打交道的过程中形成了规范、透明的制度环境。上海依托FTZ优势,重点探索新技术应用环境,制定监管规则,营造创新环境。

上海的启示

进入互联网的后半部分,当上海像总部经济一样拥抱新经济时,人们不禁回想起改革开放后上海拥有的两个非凡的经济引擎。

第一个是浦东新区的开发,始于20世纪90年代,它把上海变成了改革开放的新的高地,在国家改革开放中起着主导作用。

二是上海在本世纪初推动的总部经济。目前,已有近700家跨国公司总部落户上海,上海是总部机构在内地吸引外资最多的城市。

目前,这两个引擎仍然是上海进步的基石。外商投资企业占全市就业的20%,国内生产总值的27%,税收的33%,工业总产值的60%,进出口总值的65%,企业数量约占上海的2%。

上海以科技创新为载体推进的新经济有望成为上海发展的第三大经济驱动力。这是因为科技竞争现在是城市竞争的起点和产业结构调整的新支点,也是国际竞争的主战场。

不久前,深圳曾以广东街道办事处的实力“挑战全世界”,腾讯是其代表,有112家上市公司。就总市值而言,街道办事处接近5万亿元,接近杭州上市公司的市值,相当于广州两家上市公司的市值。

作为中国经济最强的城市,上海在这一轮科技竞争中责无旁贷。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的崛起也证明了上海已经是中国新经济格局中最重要的支柱城市。

那么,上海在互联网20年历史中的后退和前进给了其他城市甚至整个中国什么呢?

首先,互联网的后半部分是一场长跑。人才、资本和制度是决定性因素。要拥抱互联网产业,一个人必须有决心和能力为新经济建设一座城市,并改造像上海这样的土地。

第二,契约精神和规则意识是城市最宝贵的无形资产。互联网行业必须有明确且可协商的界限。上海是中国现代商业文明的发源地。审慎、精确和宽容的制度和政策是引导互联网产业健康发展的关键。

第三,新兴产业的发展有两个截然不同的阶段:短跑和长跑。不同的阶段会产生不同的机会。短跑时代有蝙蝠,新城市正在崛起,但在长跑时代,懒散的短跑冠军很容易在长跑中被超越。时机的选择、轨迹的选择和速度的选择都是伟大时代的路径选择。

本文由刘劲松、张庆宁从微信公众号“棱镜”(身份证号:冷静_ QQ财经)转载,张庆宁编辑。最初的标题是“赢得命运之战,上海互联网军团崛起的“土壤”。这个名字源于视觉中国。

总编辑:张武文本编辑:赵徐阳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湖北快3投注 台湾宾果下载

莫言VS勒·克莱齐奥:故乡是一个开放的概念

莫言VS勒·克莱齐奥:故乡是一个开放的概念

莫言和勒·克莱齐奥在对话现场。10月9日,在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的前一天,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勒·克莱齐奥和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再度坐在了一起。在这一年的八月,莫言与克莱齐奥初识[详细]

连印度都嫌弃,俄罗斯一怒之下升级米24武直,数字化“雌鹿”出

连印度都嫌弃,俄罗斯一怒之下升级米24武直,数字化“雌鹿”出

印度为了增强自己的军事实力,花费了约11亿美元向俄罗斯租借了“猎豹号”核潜艇,一跃成为了世界上第6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详细]